是阿木呀www

杂食党 最爱扉间
本人沙雕还鸽王
主斑扉/柱扉(亲情向侧重)/泉扉/all扉/柱户/柱斑/扉泉/佐鸣/带卡/叶蓝/王乔/亮光/白正/晓薛/宋薛/瑶薛/聂瑶/曦瑶/冰九/漠尚/维勇/福华/麦雷/莫花/拔杯/锤基/德哈/ SBSS/贱虫/宇宙夫夫/超蝙
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的人大部分都是北极圈
更新随缘
叫我老木就行哦!

【斑扉】这个世界,感觉不妙

沙雕ooc的小甜饼✔
这里的斑在四战后去到了现世,作为幽灵度过了短暂的几年后,又被扔回了火影的某个平行世界✔
此世界斑扉是一对,柱户已婚✔






“斑。”

“柱间。”

身着红色铠甲的两人站在高坡上,飓风吹过,墨发随之飘扬。

他们就这么对望着,面色复杂地喊出互相的名讳,瞳仁深处饱含的是说不出道不明的情感。



“呜呜呜……”
“这对视,虐得我死去活来!”
红发女子抓着记录用的水晶球,眼眶发红。

“我的柱斑啊!”
她颤抖着手,扑向两人间有着一头柔顺长发的男子。


“开什么玩笑,明明是斑柱!”
“斑哥怎么能在下面!?”
扎着小辫的男子吸了吸鼻子,举手强烈抗议。


“哈?你说什么?!”


千手柱间单手搂住漩涡水户的腰,和宇智波斑对视一眼,双双叹气。


一直没有说话,站在旁边的千手扉间绷着脸,摇了摇头。
无视两人幼稚的争吵,大步上前。

他伸手拍了拍宇智波泉奈的肩膀,然后在宇智波泉奈一脸莫名地回头的同时,给了他一记重重的头锤。

“给我清醒一点!”
“这么清水的场面分明就是柱斑柱无差好吗?”

千手扉间指着两人一本正经道。


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你也来啊?!!




*



“亏得你们千手是仙人体,不然你早就得胃病了。”

宇智波斑啧了一声,夹起一块玉子烧递到千手扉间嘴边。

千手扉间一忙起来就容易沉醉其中,忘记吃饭。所以宇智波斑总是会拎着两人份的便当跑去千手扉间的个人实验室,监督对方。

千手扉间哦了一声,接受对方的投喂。

这话他已经听出耳茧来了。
每到这时候他就觉得宇智波斑不应该是他男朋友,而应该是他妈。

千手扉间快速将宇智波斑便当盒里的豆皮寿司夹走,只留了两个给对方。


漩涡水户就是在这个时候冲进了实验室。
见到两人腻歪的场景,她露出了喜悦又夹杂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漩涡水户扒着休息室的门框,犹豫着开口:“扉间,你能帮忙造个孩子出来吗?”


宇智波斑掀了掀眼皮,扫了一眼跟在漩涡水户身后,急匆匆赶来的千手柱间。嗤笑一声,捏着筷子继续进食。
丢人。


………孩子?
千手扉间眯了眯眼,看向追着大嫂跑来的千手柱间,歪头。
难不成大哥不行了?

“阿尼甲,来做个全身检测吧。”
千手扉间的视线在千手柱间的下半身停留了一会儿,深思熟虑后认真提议。

千手柱间现在特别想爆粗口,但他不能。

“要柱间和斑的!”漩涡水户补充道。
她完全没管身后的丈夫脸色有多黑。


自认为已经见惯大风大浪的千手扉间一怔,沉默着不知该作何反应;千手柱间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也只是捂着脸,蹲了下来;想趁乱偷吃的宇智波斑手一抖,原本夹得稳稳当当的豆皮寿司‘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的口粮!!!
宇智波斑看着地上的寿司残骸,一脸悲愤。

此时的宇智波斑已经将刚才漩涡水户的爆炸性发言忘得一干二净,他的大脑全被面前的寿司惨案占据。

宇智波斑突然想起了后世流传的三秒定律,于是他立刻蹲下身准备实践。


明明是背对着宇智波斑而立,千手扉间却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得,手中的筷子恶狠狠地抽向对方的手背。

那动作又快又准,下手毫不留情。
而后千手扉间弯腰将地上的寿司拾起。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

被筷子抽手的宇智波斑条件反射地把手往后一缩,张嘴就嚎。
可惜他嚎得假到不行。

千手扉间回头瞪了一眼宇智波斑,宇智波斑的呼痛声立马消失。


“果然不行吗?”

漩涡水户垂下头,耳边有几根发丝随着她的动作一起下垂,看起来很是失落。

沉默片刻,千手扉间眨了眨眼:“嗯……我试试吧。”

“不过在此之前………”千手扉间勾了勾嘴角,故意拖长音节,“阿尼甲咱们还是来做个检查吧。”




*




“扉间你怎么就答应了啊?!”

胃好疼……
送走好友以及好友的妻子,宇智波斑‘啪’地关上门。

“因为感觉蛮有趣的啊。”
“哈?”
“先不提是谁的孩子,光‘创造生物’这一点来说我还从来没挑战过。”


作为导致宇智波斑胃疼的元凶,千手扉间一脸淡定。

他晃悠到桌前,取出一个封印卷轴,边说话边解封。千手扉间挑了挑,从众多甜点中取出一串三色丸子拿在手里。

千手扉间转过身,趁宇智波斑要张口说话的瞬间,成功用三色丸子堵住了对方的嘴。
宇智波斑随即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呜呜声。

在确定宇智波斑咬住丸子后,千手扉间就松开了手。

鼓着脸,宇智波斑开始乖乖咀嚼食物。
但他的内心却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般风平浪静,反而应该说是扬起了轩然大波。

忍界修罗先生现在十分头大。

他怎么就忘了,千手扉间这位黑科技大佬对于未知领域的好奇心以及探索欲有多强。
虽说在搞研究方面,扉间未来的那群弟子一个都不行。

说起这个,他得先找到那个叫志村团藏的小子才行。居然敢觊觎他们宇智波的血继,而且还恋师。
真是不自量力。
他得尽快干掉……不,是切断这个苗头。


对了,未来的火影四代目,那个叫波风水门的小子和他那救世主儿子。
父子俩天然的样子和柱间倒挺像,应该很和扉间的胃口,他们也必须pass掉。


还有那个叫大蛇丸的后辈也让他很不爽,竟然敢动柱间和扉间的身体!
虽然他的记忆有些久远了,但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扉间弟子的弟子。


仔细想想要算账的人还挺多的,不过没关系,一个个来。
总会轮到的。

至于他们能不能活到那么久以后……
扉间那么聪明,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宇智波斑冷哼。



「完」

1.宇智波·老妈子·斑:柱间这个妻管严,丢人。
2.本文没有逻辑,纯卖蠢撒糖。
3.看得开心就完事儿了(。•ᴗ-)_

【斑扉】十岁恋物语 04

现代沙雕ooc文✔
聚聚性转有✔
不虐请放心,这篇是傻白甜✔






04.


充满少女气息的粉色马克杯上空升腾着滚滚雾气,那是宇智波斑特意为千手扉子准备的甜牛奶。
千手扉子微笑着接过,却并未动口。
宇智波斑懒懒地看了一眼那杯子,似乎并不在意。

“柱间他已经睡熟了,你说吧。”
“多谢斑先生了。”
“不用谢,毕竟我现在是你的丈夫。”宇智波斑轻笑,“这点事也是应该的,小姑娘。”
“那么,你要和我说什么?”

千手扉子微微一笑,缓缓开口:“斑先生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同意求婚吧?”
“那是因为我和斑先生你一样。”

听到这里,宇智波斑的瞳孔骤缩,瞬间严肃了神情。
和我一样?
这话可有意思了,难道说………

仿佛看透了宇智波斑的想法,千手扉子的嗓音平淡:“就是斑先生你想的那样。”

“在这里。”少女指了指自己的头,“有一个自称为‘系统’的东西。”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至少从我有意识开始它就在了。”千手扉子抿了抿唇,继续道,“答应您的求婚也是‘它’的要求。”

“真是丢脸啊,我的人生竟然就被这种东西操控了。”

“我的声音会变成现在这样也是‘它’干的。”
“这是我没有完成任务的‘惩罚’。”

这么说着,少女的脸上浮现出讽刺的笑,她继续强装冷静,颤抖着声线道:“我一直在想,这样的自己,和提线人偶又有什么分别?”

没有对千手扉子的话作出任何评价,宇智波斑清楚,这孩子只是需要一个发泄口。
他理解少女的心情,因为曾经的自己,也这么想过。

“我不怕死,甚至还期待着死亡。”
“因为如果死了,我就能解脱了吧?”

“可是我放不下我的亲人……”晶莹的泪珠终于顺着少女的脸颊滑落,“他们那么爱我,擅自放手的话他们一定会很难过。”

手指轻轻拭去千手扉子脸上的泪水,宇智波斑沉默了一阵开口:“你没有和‘它‘说过话吗?”
“除去和任务有关的事,没有。”
“就算你告诉了我这些也没有?”
“嗯。”
“这样啊。”

“在这种时候也不忘担心别人。”轻轻搭上对方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千手扉子柔声道,“斑先生真是温柔啊。”

千手扉子最怕的就是宇智波斑在听完这一切后会对她流露出同情,但他没有。
宇智波斑的脸上,一片空白。

少女的话锋一转:“在我对人生绝望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和我一样,可是又那么不一样。”
“在注意到这点后,我就决定了。”

此时,千手扉子的一双红眸闪闪发亮。
“我要和这个人在一起。”
“即使这样的结合不是出于爱情。”
“我想了解这个人。”

“原来如此……”宇智波斑叹气,“我知道了。”
“不管怎样,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吧。”
“毕竟之后还要共同生活。”

闻言,千手扉子的嘴角勾了勾,道了声晚安后便起身离开。

待千手扉子离开后,宇智波斑垂下长长的鸦睫,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在心中轻唤。

斑:系统,刚才的事你怎么看?
『只觉得你可怜。』
『率先动了心,结果发现人家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才跟你结婚。』
『心疼宿主你一秒。』

少见的是,宇智波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和系统互怼。
视线落到桌上没被动过分毫的杯子上,他突然笑了起来。

“啊啊,至少把这个喝完再走吧。”
“这不是浪费吗?”

轻声嘟囔着,宇智波斑举起马克杯一饮而尽。


xxx


“爸爸妈妈。”
“岳父岳母。”

面对宇智波斑,千手佛间原本是准备大开嘲讽的,但碍于身旁武力值爆表的妻子,最终也只是轻哼一声便移开了视线。
眼不见为净。

斑:系统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最近的任务都和千手家有关!?

『我这是在帮你和你妻子家增加接触好吗?』
『不理解我就算了,居然还骂我!』
『你这个负心汉!』

斑:戏精,你的小剧场演完了没?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反正观众也只有我一个。

『啧,没劲。』



xxx



“真没想到。”
“斑你居然会是我们这群糙汉子里最早结婚的那个。”
“是啊,我自己也没预料到。”

面前这个在他办公室里和自己闲聊的人是刚从国外进修归来的佐佐木凉平,通称阿凉。

和工作了之后才成为好友的千手柱间不同,佐佐木凉平是和他从小就认识的邻居。系统发布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任务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拖着他去完成的。

不过佐佐木凉平本人也特别喜欢干这些事,完全没有反感不说,有时还会特地跑来找自己玩,两人可以说是死党了。
而系统对于阿凉他也是持高度评价。

嘛,总而言之就是这俩臭味相投,一样的恶趣味。

远远坐在一旁的千手柱间‘嘁’了一声,从那次‘壁咚’事件后他就一直这样,和自己保持距离。

“那就和扉子离婚啊!”
“这样你就是我们这群人里‘闪婚又离婚’的第一人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啊……你妈太恐怖了。
宇智波斑轻叹。

『虚伪!明明就是你自己不肯离婚,想攻略妹子!』

斑:你闭嘴!


见状,佐佐木凉平单手捂嘴扭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虽说以前就隐约有察觉到柱间是个妹控,可我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厉害。”

“有这么个大舅子,看来斑你要辛苦了。”
“任重而道远啊。”


嗯,感谢关心。
不过现在辛苦的应该是阿凉你才对。
憋笑一定很不容易吧?声音在抖哦。


‘叮咚’

“啊,抱歉,是我的LINE。”

宇智波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阅读完内容后,朝着千手柱间的方向偏过头:“柱间,扉子她们学校突然停课,问我们中午想吃什么。”
“之后会送来公司。”

“斑,你真的变了很多呢。”
“是吗?”
“是哦。”

耸了耸肩,宇智波斑低头继续编辑要回复给小姑娘的讯息。

以前的你,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看手机的。
千手扉子吗?
我开始期待正式见面了。

佐佐木凉平笑眯了眼。



xxx



宇智波斑夹着菜,望向对面的佐佐木凉平,心里有些奇怪。
阿凉这家伙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

“是饭菜不合胃口吗?”

因为没有课,千手扉子就换上了便服。又听宇智波斑说他的死党也在这儿,就顺道把佐佐木凉平的份也一起做了。


『妹子真好看,特别是那胸和大长腿。』
『吸溜。』

斑:你是哪儿来的大叔啊?!

使劲摇了摇头,佐佐木凉平含着筷子说话,导致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斑,我可以撬你墙角吗?”


………嗯?
宇智波斑怔愣着抬头。





TBC

1.夫妻俩都是演员
2.知道真相后,斑的心灵有点受伤hhhh
3.系统和系统之间也有差啊
4.阿凉放弃吧,你想挖的墙角是个斑厨

【斑扉】十岁恋物语 03

现代沙雕ooc文✔
聚聚性转有✔
不虐请放心,这篇是傻白甜✔





03.


宇智波斑万万没想到,自己纠结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口的话,居然被小他十岁的千手扉子抢了先。

『啧啧啧,真是丢脸啊。』

按耐住和系统互怼的心,宇智波斑带着千手扉子来到一处还算安静的树荫下。
放开少女的衣袖,他开口:“我可以问一下原因吗?”

闻言,千手扉子抬头安静地注视面前的黑发男子,并不说话。
一直看到宇智波斑背脊发毛,她才轻启樱唇:“因为斑先生你不想呀。”

『哦吼~这还真是敏锐啊。』

少女的声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清脆悦耳,她的音调略低,还带着些沙哑。

宇智波斑曾经听柱间提过,是由于某件事,千手扉子的声音才变成了现在这样。
他还记得柱间因为这个懊悔了很久。

“啊,对不起,我的声音很奇怪吧?”

这小姑娘,怕是看他这么久都不出声所以误会了吧?
其实她的语速不快也不慢,始终保持在一个让听众觉得很舒服的状态,说实话他还挺喜欢的。

宇智波斑摇了摇头,道:“没有那回事。”
“你的声音很有特色。”
“让人一听就能辨认出,然后发出:「啊,这是千手扉子。」的感叹。”
“很棒不是么?”

宇智波斑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这么想,他觉得这样很好。
这样的声音很有个性,千手扉子就该是这样的声音。

『宿主你可真会撩。』
『恋童癖实锤了。』

送了对卫生眼给系统后,宇智波斑缓缓道:“至于取消婚约……”


xxx


最终,宇智波斑和千手扉子的婚约还是没能取消。

别说是取消了,甚至是在双方家庭初见面的当天,双方母亲就以极高的行动力压着两人办完了登记手续。
只是把举办正式婚礼的时间延期到了千手扉子高中毕业后。

于是,宇智波斑就在千手一家子(千手理芽除外)怨念及恶狠狠的瞪视下,收获了一位小妻子。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


“小子我警告你!敢对扉子出手你就死定了!”
“佛间你可真是的,随意插手女儿的恋情可是会被讨厌的哦~”

‘嘭’的一声巨响,千手佛间的脑袋狠狠砸到桌上。
千手理芽收回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微笑道:“那么斑君,扉子就拜托你了。”
“啊,嗯,好的岳母大人。”

得到宇智波斑肯定的回答后,千手理芽露出满意的笑。
向两人道别后,她一把拎起尚处于昏迷中的千手佛间的衣领,又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他们帮忙,就这么离开了新晋女婿家。

千手家表达感情的方式还是这么激烈啊……
不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

还有这神一样的粗神经。
居然敢这么轻易的把女儿交给一个明明只是初次见面的男人。

各种意义上的强大。

xxx


“扉子,再来一碗!”千手柱间高高举起手中的空碗,大声道。
“哥哥的胃口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呢。”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宇智波斑一边吐槽一边默默扒饭。

在千手扉子搬到自己家的当晚,柱间这家伙就按响了他家的门铃,并声称他家被天降的陨石砸了个稀巴烂,没法住人,所以只能跑来借住妹夫家。

『这理由真是有够烂诶……』
『我都懒得吐槽。』

斑:难得咱们意见一致。

他可是清楚记得柱间那句「妹夫」说得有多么咬牙切齿。
斑:嘛,虽说我自己也很庆幸柱间会住过来就是了。

『所以说你当初干嘛要在那上面签字啊?』
『既然这么怕的话。』

啊,说起来,系统这家伙当时突然被总部召回去打了个补丁,所以不知道啊。

轻轻放下手中的木筷,宇智波斑淡定的呷了口汤,只可惜他的眼神飘忽,瞬间出卖了自己。
斑:因为第六感告诉我不签会更惨。
『……你是女生嘛?!』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

〖“斑先生……真的可以吗?”
    “果然还是让我去和妈妈解释一下吧。”〗

居然会沦落到被一个小姑娘担心,宇智波斑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
简直逊毙了。

〖“不,没事,你不用那样。”
    “总之,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宇智波扉子夫人。”〗

啊啊,真是的。
到底在耍什么帅啊我。


…………


解决晚饭后,到了关键的分房time……
毫无疑问的是一人一间。

幸好当初把房子买大了,现在这样正好。
宇智波斑吁气。

“算你识相。”
“……多谢夸奖。”
虽然我本来就打算和你妹妹分开睡。

不过话说回来,柱间这家伙原来有这么弟控?
上一世完全没看出来啊,怎么比我还疯狂?
啊,难不成是因为千手扉间在这里是个女孩的缘故?


xxx


『发布每日随机任务:对千手柱间进行‘壁咚’一次。
限今日内完成。

完成奖励:‘漆黑之眼’x1
失败惩罚:爬上楼顶,在众人面前大喊出由系统准备好的出柜宣言(立即生效)』

『竟然要对大舅子‘壁咚’,宿主你果然是个货真价实的变态啊。』

斑:呸!这明明是你发布给我的任务好么?!求你做个人啊!!!

『……已经不否认自己是个变态了吗?』
『还有,我的等级还没到能够化人的程度。』
『所以抱歉,恕难从命。』


xxx


“我回来了。”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

“………………”
“哥哥,斑先生。”身着学生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雪发少女歪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面对宝贝妹妹疑惑的神情,千手柱间开始慌乱:“扉、扉子!不是这样的,你听哥哥解释!”

“都是因为斑这家伙说想尝试下壁咚什么的……”
“对,总之这全都是斑的错!趁现在你们还什么都没发生,扉子你快和他离婚吧!”

………哈?
柱间你这家伙,连这种时候都不忘记要黑我一把吗?!!

『等等,宿主。』
『所以你大舅子的意思是,如果你们俩‘发生了什么’就不用离婚了?』




TBC

1.结婚了又怎样?大舅子还活着呢!
2.系统,您可真会抓重点hhhhh
3.可以考虑下次来个更搞事的任务吗?
4.比如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什么的😏

【斑扉】十岁恋物语 02

现代沙雕ooc文✔
聚聚性转有✔
不虐请放心,这篇是傻白甜✔




02.

“扉子,你先在客厅里坐一会儿。”千手柱间的笑容灿烂,他快步走过来一把勾住宇智波斑的肩头,暗自使劲将人往客房里拖,“哥哥和斑有话要说。”

点了点头,千手扉子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本书,窝到沙发上安静的翻看起来。

『哦?传说中‘男人间的对话’吗?』
斑:系统,我发现你升级以后越来越飘了。
『多谢夸奖,我也这么觉得。』
斑:我这是在讽刺你好么?!
『这我当然知道,可你又打不到我。』

真让人火大!
虽然很想和系统继续互怼,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斑……”千手柱间一把揪起宇智波斑的衣领,黑着脸道,“你这混蛋原来是抱着这个打算才和我交好的吗?!”
“扉子她才十六岁啊你这个禽兽!”

非常抱歉,但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让我这个大了她整整十岁的老男人向她求婚什么的,系统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不是人啊!!!

『恕我直言,我的确不能算作是人类。』
『还有,我并没有强迫你向千手扉子求婚。』
『任务指定的是‘开门后第一位见到的人’,现在这个状况也只是你在那边纠结半天,最终导致的结果。』
『所以归根结底是你自己的问题,我拒绝背锅。』


xxx


纠结着该怎么向父母解释自己对一个jk求婚这件事,宇智波斑神色复杂的按响家里的门铃。


“干得好!”

和想像完全不同,父亲宇智波田岛拍着宇智波斑的肩头大笑。
与之相反,母亲宇智波苗的反应则异常冷漠,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死死的盯着自己。
还是看人渣的那种视线。

熟悉的铃声响起,宇智波斑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弟弟」。

“具体情况我都听妈说了。”电话那头的宇智波泉奈顿了顿,“斑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因为你是个恋童癖就疏远你的!”
“诶?”
“之后两家的初次会面我也会参加,总之斑哥你加油!”
“泉奈你等——”

话都没有说完,宇智波泉奈就挂断了电话。
斑:…………

母亲你都和泉奈说了些什么啊?!!!
现在他‘恋童癖’这个属性已经深深印刻在众人心中了么?!
想到这里,宇智波斑突然觉得活着好累。


xxx


很快就到了双方家庭初次见面的时刻。
在这几天里宇智波斑一直尝试和千手柱间交流,可惜效果甚微。

然后宇智波斑见到了本次聚会的女主角。
自从那次求婚事件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千手扉子。

少女的双手叠于腹前,跟在柱间身后踏着小步走了进来。
浅蓝色的布带将蓝底的和服束得很紧,方形的布包亦是紧贴她的后腰,可以想象出少女的腰线是什么样的。
向来披散着的雪发也松垮垮的扎在脑袋后面,经过细致打理的刘海也显得少女越发青春可爱。

是访问着啊,看来她还挺重视这次会面的。
宇智波斑想。

不得不说,自己的确是有被惊艳到。可他一想到对方和自己十岁的年龄差,又开始头疼。
而且这种情况,让他根本就没法开口说当初的求婚只是在开玩笑啊!!


xxx


『发布每日随机任务:称呼千手佛间为‘岳父大人’一次。

完成奖励:‘深红之心’x1
失败惩罚:在饭店外一边裸奔一边大喊‘我是个变态!’(立即生效)』

斑:woc这个惩罚是什么鬼?系统你能不能行啊?!
『这是升级以后新增的惩罚内容,是不是很棒?』
斑:棒你个大西瓜!你这是要我死吧?!
『放心,我已经计算过了,宿主你顶多是被打个半死。』
斑:那也是死好吗?!
『可这总比裸奔强吧?』

淦,说的一点没错……
宇智波斑捂脸。
于是在包厢里,宇智波斑被迫向千手佛间改称。然后不出意料的,他被骂了。

“臭小子你叫谁岳父呢?!”
“呃……非常抱歉,佛间伯父。”

反正任务已经完成,宇智波斑也就十分自然的顺着台阶下。


xxx


宇智波斑和千手扉子被单独放出来散步。

本来千手家那堆女儿控妹控姐控还打算跟来,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全都被千手理芽武力镇压了。
顺便一提,母亲宇智波苗与柱间的妈妈千手理芽一见如故,眨眼间俩人就成了姐妹淘。


两人安静的走了好一段路,最终是千手扉子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真的很抱歉。”
“哥哥他那个样子,斑先生一定很困扰吧?”
“啊……其实还好啦。”
换做是他自己,一定早就暗杀那个胆敢抢他妹妹的混蛋了,所以柱间这表现根本不算什么。
“我能理解。”

千手扉子愣了愣,又笑了起来:“果然,很温柔啊……”

“嗯?”
因为声音太小,宇智波斑没能听清方才千手扉子说的话。
“没什么,是我在自言自语罢了。”


宇智波斑低头。
是的,低头。
最令宇智波斑高兴的是,这个世界的自己终于比千手扉间高了。
虽然这只是因为对方这一世是女性。

总而言之,宇智波斑突然发现自己还未曾好好观察过对方的长相。
于是他仔细端详了对方半天,最终得出结论:千手扉子真的挺好看的。
『居然盯着人家小姑娘看半天……』
『宿主你果然是个变态。』
斑:你给我闭嘴!!!


其实宇智波斑一直认为千手兄弟们的长相更符合他自己对于男性的审美,但不知为何,许多人都偏爱他们宇智波家较阴柔的容貌。

“斑先生。”
正在恍神的宇智波斑被千手扉子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少女眉眼弯弯,道:“我们取消婚约吧。”




TBC

1.解答读者们的疑问
2.「十岁」指的是这俩的年龄差啦hhh
3.万万没想到是扉子先提的毁约
4.那么问题来了
5.这俩真的取消婚约了吗?
6.访问着=访问和服。
不论是未婚女性还是已婚女性都可以穿着,在社交场合访问着算是一种较为正规的礼服。多数在出席非亲属的婚宴、社交宴会、茶会、派对、拜访他人等正式场合穿着。

【斑扉】十岁恋物语 01

现代沙雕ooc文✔
聚聚性转有✔
不虐请放心,这篇是傻白甜✔




01.

『恭喜宿主完成每日随机任务:‘傍晚绕母校慢跑三圈’,获得奖励‘银空之戒’x 1。』

机械声在脑海中回荡。

对这突兀的声音习以为常的宇智波斑没有在意这些,只是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在确定完时间还早后,才慢吞吞的挪动步子准备回家。


xxx


『发布每日随机任务:向今日第一位见到的女性进行爱的告白。

完成奖励:‘忆时之砂’x 1、‘银空之戒’ x 1
失败惩罚:抹去宿主存在。(立即生效)』

冰冷的机械音在说完这些后就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在一切真相大白后,宇智波斑以为自己会和其他人一样回归净土,但他可能是个例外,中二点的说法就是:他是「被选中的孩子」。

莫名其妙在另一个世界转生,脑袋里还出现了一个自称是系统,称呼他为宿主的东西,并且这声音还只有自己能听到。
系统总是发布一些无厘头的任务不说,如果不完成还会受到惩罚。

一开始,宇智波斑根本没把‘惩罚’当回事儿,可在吃了几次亏后,他再也不敢小看这些所谓的‘失败结果’了。
不过惩罚的方式也有很多种,像刚才那个「抹杀宿主存在」的惩罚,虽说并不多见,但他也不是没遇到过。

但是幸好,空子总是能钻的。

系统跟了他这么多年,宇智波斑发现这些每日任务再多也是会重复的,因此他也早有准备。
俗话说的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
宇智波斑上扬着嘴角,将自己特意寻来养在房间里的爱猫唤来,然后蹲下身向对方表白,算是完成任务。

在他第一次干这种作弊行为时系统还抗议过,后来也就随他去了。

宇智波斑记得当时是这样的↓:

『这是作弊!我不认同!』

斑:哪里作弊了?我不是表白了吗?

『你是表白了没错,可那是只猫!』

斑:啧,我问你,雌=母吗?

『那是自然。』

斑:那我再问你,雌性也可以说是指女性吗?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的确是这样没错……』

斑:很好,这可是你说的。
斑:顺便一提,豆皮是只母猫。按你的逻辑来说,母=雌、雌性=女性,由此可得母=女。
我今天第一个见到的就是豆皮,也对她表白了,所以任务完成,没有问题。

『母性不等于女性!』

斑:但雌性=女性啊,前面算我口误,豆皮是只雌猫,所以她是雌性,也就是女性。

『但是………』

斑:没有‘但是’!向来自诩公正的你难不成要搞物种歧视,看不起雌猫吗?!

『…………………』


系统被怼得哑口无言,极其不情愿地认同他完成任务。
这之后,系统也懒得管宇智波斑是不是作弊了,只是在发布这种任务时的态度分外冷漠。


xxx


系统留下一句要回总部升级后就离开了,一连好几个礼拜都没有回来的迹象。因此最近这段时间,宇智波斑的心情愉悦指数疯狂上涨,非常难得的答应了好友们的聚会。

……………

『发布每日随机任务:向开门后第一位见到的人说出以下台词:请和我结婚!
限五分钟内完成。

完成奖励:‘时空镜碎片’x 2、‘忆时之砂’ x 1
失败惩罚:抹去宿主存在。(立即生效)』

『宿主请注意,任务对象是‘人’。』


宇智波斑瞬间抓狂。

昨天他喝醉了之后就直接宿在好友千手柱间这儿,结果刚醒就被完成升级后的系统摆了一道。
而且才五分钟………
这不是意味着他必须得向柱间求婚吗?!
绝对不行啊!!!

可是这次的任务奖励实在是太好了,不同于只是单纯作为饰品的‘银空之戒’,‘忆时之砂’和‘时空镜碎片’都是难得的好东西。

‘忆时之砂’可以帮他回忆上一世的过往,而‘时空镜碎片’则更加bug。齐集所有碎片合成完整的‘时空镜’后,甚至能让他回到前世改变命运。
宇智波斑开始动摇了,他必须得回去原来的世界才行。

在脑内的天人交战下,时限不知不觉只剩下30秒了。
注意到门外细微的动静,为了自己的小命和非常难入手的超稀有道具,宇智波斑抿了抿唇。
算了,不就是求婚么!事后和柱间说他是没睡醒开玩笑的就好了!!!
这样想着,宇智波斑‘啪’的打开门,紧闭着双眼大喊道:“请和我结婚!”

紧接着,宇智波斑的耳边响起熟悉的机械音。
很好,任务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只要………


“好啊。”


诶?答、答应了?
什么情况?
而且这声音好像不大对劲啊?

宇智波斑猛的睁眼,发现好友千手柱间也是刚刚打开卧室房门,此时正一脸懵逼的望着他这边。

………………
等下,不是柱间,那他刚才是向谁求婚了?
宇智波斑僵硬地转动脖颈,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这一世在性别上发生微妙变化的千手扉间。

千手柱间的妹妹,年仅十六的千手扉子。





TBC

1.这应该是篇搞笑日常文,更新随缘
2.可能有其他cp出没,也可能没有(笑
3.标题是和阿樂一起想的,乍一看以为是幼童的恋爱,但其实不是哦hhhhh

😆😆😆恭喜水月成为学校红人,以及恭喜‘火影班’成立!

【搞笑】网红自救联盟

主役:漩涡鸣人、千手扉间、旗木卡卡西、漩涡香燐、鬼灯水月、宇智波带土、千手桃华、宇智波火核、佐井、洛克·李✔
目前明确cp 扉扉 泉燐 带卡 核桃✔
因为融合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记忆性格发生明显改变
↑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其实就是巨ooc而已✔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给。”

接过旗木卡卡西递来的纸袋,宇智波带土使劲嗅了嗅空气,双眼闪闪发亮。
这个味道,是红豆包!
偷瞄了眼纸袋上的店名,带土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这家店明明离家很远,还得排好久的队,是特地给我买的吧。

盯着还在玄关换鞋的旗木卡卡西看了好一阵,宇智波带土放下手中的东西,从背后死死抱住对方。
怎么办?他好像……越来越喜欢这个人了。

被人突然从背后袭击的旗木卡卡西一怔,又很快放松了僵硬的身体。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大家都变了很多,至少他是这样觉得。
要是放在以前,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被人突然从背后袭击还没注意到的。

因为这里太过和平,就连他也不由得松懈了,之后去和扉间大人商量一下吧。
顺便也带着佐良娜一起训练,虽然不清楚小姑娘什么时候能回去。

“对了带土,其他人呢?”

香燐过完生日后的隔日,特意赶回来的众人便各自回去上班了。
他也准备独自回到霓虹继续上学……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他和带土、泉燐夫妇、核桃夫妇、鸣人还有佐良娜,一行八人一起跑来了日本。

虽然他和带土是单独住在自己在日本的家里,而鸣人也和佐良娜一起,去到香燐家借宿,可每天除了睡觉,这群人都会很自觉的跑来家里玩。

我家似乎成为了第二个据点………旗木卡卡西叹气。

“他们………”宇智波带土表情复杂,“正在狂躁化,啊不……是在看纯情少女番。”

宇智波带土话音刚落,旗木卡卡西就听到从客厅传来的嘈杂声。

“啊啊啊啊啊他们在干嘛!”
“急死我了!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会这么想!!!别搞了快点告诉他你喜欢他啊!!!”
“我要疯了啊啊啊啊啊!!!!金毛你别捣乱啊啊啊!”

“…………”
居然气成这样,他们到底是在看什么番?
“是「好想告诉你」。”

xxx

换好家居服出来,看着和香燐、鸣人还有桃华一起抓狂吐槽的佐良娜,旗木卡卡西不禁暗自感叹。

还真是……已经完全融入我们家了呢。

“不止这样。”
宇智波带土轻拍他的肩头,示意他注意被鸣人抱在怀里的糖糖。

受身边那群大人的影响,小丫头也对着电视龇牙咧嘴,气鼓鼓的,小手还捏着弟弟的脸。而团团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被亲姐欺负了,乖乖的窝在佐良娜怀里,用和扉间大人如出一辙的脸冲着众人甜笑。

旗木卡卡西受到了暴击。

好、好可爱!
虽说视觉冲击很大,但是真的好小天使啊!

“啊!”
千手桃华发出短促的惊呼,立刻引来大家的视线。她摆摆手,神色略显尴尬,小声和香燐嘀咕了一会儿,抓起对方递过来的小包就往外冲。
“卡卡西,借用一下你家厕所!”
说完,千手桃华也没等旗木卡卡西的回应,‘嘭’的一声关上门。

“…………什么情况啊我说?”
在场的男性和漩涡鸣人一样,皆是一脸茫然。

“没事,生理问题而已。”香燐淡定回话。

xxx

“这就是你们火急火燎把我们叫过来的理由?”千手扉间单手撑着下巴,空闲的另一只手则逗弄着糖糖。
这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缠着她干爹玩。

千手桃华摊手:“嘛……其实目标人物是埃尔啦,不过他自己过不来,就只好让你们和他一起了。”

………所以大老远的从家里跑来霓虹,就是为了让他们亲身体验一下女性来大姨妈以及痛经的感觉么?
这群人可真是……优秀。
宇智波扉叹气。

“其他人怎样我不管,反正别弄Eric就行。”
无视其他男性控诉的目光,千手扉间跃跃欲试。

漩涡鸣人:扉间叔居然这么积极?!!!
旗木卡卡西:狗粮………扑面而来。
宇智波带土:该死,我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手贱放埃尔出来!
宇智波火核&宇智波泉奈:桃华/香燐开心就好。


TBC

1.最近跑去重温,果断又被急死orz……
2.堍啊,你们三人组该后悔的事以后多着呢
3.鸣小鸣:糖糖这么亲近你,请问扉间叔你有什么感想吗?
4.聚聚:爽。
5.以及为什么是‘红豆包’不是‘红豆糕’
6.战地记者鸣小鸣表示,卡卡西老师家冰箱里的红豆糕永不断货。

【斑扉/柱扉】对立尽头

总共有四世 这是第三世✔
先虐后甜 沙雕ooc文✔
最后一定是HE信我!(真诚脸





第三世       无缘or有缘? 




女主在机缘巧合下救下出了车祸的男主,在医院醒来后发现男主失忆了,记不得任何事。
十分狗血的情节,但这的确是扉间与宇智波一家相遇的初始。

是当时年幼的宇智波泉奈救下的扉间。

失忆的男孩自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字的。
因此在宇智波泉奈趴在病床边,发现自己醒了后就迫不及待仰头询问自己的名讳时,他也很头疼。

年纪稍大些,并陪着弟弟一同守在病床旁的宇智波斑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窘迫。
“泉奈,别这么急。”他拍了拍宇智波泉奈的肩,然后转向病床上,对看上去应该和自家弟弟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温和的笑了笑,俨然一副大哥哥的样子,“他才刚醒,让人家再缓缓。”

是个温柔的人啊。
病床上的孩子想。

这时病房门被人推开,开门的动作其实很轻,但还是被三个孩子注意到了。

宇智波田岛觉得有些尴尬。
一进门就收到三股热烈的视线什么的,虽说被孩子们欢迎他是很高兴啦,不过这样的还是免了吧……

“快进去呀,你挡到我了。”

后背被人一推,宇智波田岛整个人往前倾,然后扒住门框,动作灵巧的转身贴到墙上,成功阻止了自己差点摔个大马趴的惨剧。

宇智波枝子见此,毫不客气的送了丈夫一个大大的白眼。
她刚才根本就没用力,宇智波田岛就是在装!
自己当初肯定是眼瞎了,怎么就嫁了这么个戏精!

打定主意不理耍宝的丈夫,宇智波枝子将视线移到房间内的三个小萝卜头身上。

………

虽然不是很懂现在的情况,但他们就是救了自己的人吧?
看着面前的一家子,扉间有些忐忑。

是的,‘扉间’。
这是他刚刚看着病房门,突然从脑海中冒出来的。
但他隐隐感觉这应该就是自己的名字。

………………

是夜,透过窗户能到看外面的天已是如墨的黑。
扉间抓着被子思考今天的事情。

虽然因为宇智波泉奈的缘故伤的不重,但他后续依旧要做很多检查,跟着宇智波一家回去并不方便,所以在大致了解了情况后,他还是继续住在病房。
不过宇智波枝子表示第二天她就会过来陪他一起。

大家……
都是好人呢。

因着还是个孩子的缘故,经历了这么多事的扉间很快又陷入梦乡。


xxx



“泉奈。”

听到有人叫自己,宇智波泉奈下意识回头,紧接着就看到一个黑色的物体向他袭来。
手忙脚乱的接下,他发现这是自己的书包。

“自己的东西自己拿好。”
“斑哥你也太过分了,明明你有替扉间拎书包!”
“扉间是不一样的。”
“偏心!”
“对,我就是偏心。”

其他下了学的学生们,不是急着回家就是赶去参加社团活动,都对刚才发生的事见怪不怪。

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以及被宇智波管家收养的义子森下扉间。这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是学校里有名的铁三角。
而刚才发生的小插曲,则是铁三角的日常。


…………


默默旁观完宇智波兄弟的日常吵嘴,森下扉间管理好表情,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眼中却是明晃晃的笑意。

“斑,义父说田岛大人和枝子夫人去国外度假了。”
“哈?这么突然!”
“泉奈你反应太大了。”

对于这个消息宇智波斑倒是接收良好,毕竟自家父母的恩爱程度他们都有目共睹。
成天在家里放闪光,丝毫不顾他们的感受。

出去了也好,至少不用一回家就被狗粮糊脸。
宇智波斑想。

平时有宇智波枝子在,会限制他们各种饮食。不准他们去吃外面的东西,担心不干净的东西会对胃造成不好的影响。

其实三人心里也明白,宇智波枝子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对家里的三个孩子也很放任,是个十分开明的长辈。
而她之所以会这样拘着他们的饮食,最主要还是担心森下扉间,因为他小时候是医院的常客。

可即便心里清楚,三人依旧会想办法偷偷摸摸跑去买些‘垃圾食品’。
没办法,家里的饭菜虽然美味,但是再健康、再营养均衡的食物吃多了也会腻啊!
他们要善待自己的味觉!

平复心情后,终于想通了的宇智波泉奈眼珠一转,霎时间有些兴奋:“等等,爸妈都不在……”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

“为所欲为!”
三人异口同声的喊。


xxx



回到家把书包一扔,宇智波泉奈咸鱼瘫在沙发上,他觉得自己快死了。
被撑死的。

“活该,谁让你一下吃那么多!”
森下扉间一边在嘴上怼着宇智波泉奈,一边动作轻柔的替对方揉肚子。

“附议。”
宇智波斑颔首。

闻言,宇智波泉奈立刻抗议:“什么嘛……为什么光说我,明明斑哥你吃得也不少啊!”

漫不经心的扫了眼沙发上cos咸鱼的弟弟,宇智波斑嗤笑一声:“抱歉,我有那个胃,而你没有。”

成功被自家哥哥噎了一下,宇智波泉奈也不说话了,只是睁圆了眼,气鼓鼓的瞪着对方。

像只河豚呢,真可爱。
热衷毛茸茸的森下扉间承认自己被萌到了。

捏了一把对方的脸,他决定安慰一下宇智波泉奈:
“所以他才胖。”

宇智波泉奈愣了愣,然后爆笑。

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Hello????

勾着嘴角,森下扉间眨了眨红瞳,显得十分无辜:“开个玩笑嘛。”


xxx



时光飞逝。
转眼间,铁三角都已步入大学,绚烂的大学校园生活开启。

弟弟宇智波泉奈和森下扉间比宇智波斑小两岁,所以他们是大一新生,而宇智波斑是大三的学长。
跟随宇智波斑的脚步,宇智波泉奈进了学生会。

森下扉间同样加入了学生会,但原因不仅仅是为了宇智波斑,他还有些小私心。
在那里,有千手柱间。
有他喜欢的人在。

千手柱间对他特别好,甚至可以说是‘宠溺’,而他本人对于森下扉间也有莫名的吸引力。

可能这就是他会喜欢千手柱间的原因?
其实森下扉间自己也不知道。


……………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是进了大学之后才认识的。
据说两人最初的关系十分不好,但后来却成了好友。

两人交好后,千手柱间就经常往宇智波家跑,有时还会直接住下过夜。
频率高到家里有间客房彻底成为他的专属房间。

默默观察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相处模式,森下扉间觉得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应该是一对。
所以他半分不敢透露自己的心思,将这个秘密深深埋藏在心底。


……………


「旁观者清。」
这句话真是半点没错。
作为这场三角恋的旁观者,宇智波泉奈看得比谁都清楚。

斑哥从国中起就一直喜欢扉间,可他不自知;扉间喜欢千手柱间却误以为他和斑哥是一对,因此苦苦暗恋;至于千手柱间……扉间大概被爱意冲昏了头脑没发现,但他看得分明。
千手柱间投向扉间的视线,什么情绪都有,却独独没有爱意。

这都是些什么糊涂账啊!!!
宇智波泉奈很烦躁。


xxx




直到被千手家认回,改名为千手扉间,扉间还是懵的。
不过宇智波枝子对他莫名的喜爱,千手柱间对他的好,就都能解释了。

宇智波枝子早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却至今为止一直瞒着他。
开始是出于对千手扉间的保护,所以让管家收养他,不希望他被那群人发现。毕竟即使是身为宇智波家的养子,也会十分惹眼。
后来是怕他接受不了暗恋了这么久的人是自己的亲大哥。

千手家那边的理由则十分荒诞,因为老一辈们认为千手扉间是不详的,所以偷偷找了机会想将他抹杀,让他死于事故。
等到千手佛间发现时,他的次子已经‘被’失踪了。千手雅子也因痛失爱子而备受打击,本就身体欠佳的她很快便撒手人寰。
好不容易将权利收回,他们却不敢直接将扉间接回。故意让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成为好友,借此与森下扉间接触。

所以千手柱间对他好,只因为他是千手家失踪的次子,千手柱间的亲弟弟——千手扉间。

……太可笑了,这算什么啊?
千手扉间突然觉得很累。
他决定去爬山梳理一下自己的心情,却不想因为被心事缠绕,一个走神跌下了山。

失重的那个瞬间,千手扉间觉得自己要死了,可怕的是,他竟然觉得这样很好。
但下一秒,他就被人死死抱住护在怀里,然后一起重重摔到地上。
千手扉间抬头,发现这人居然是宇智波斑。


…………


宇智波斑只觉得庆幸。

还好,泉奈看不过眼,点破了他的心思;还好,在扉间难过的时候他偷偷跟了过来;还好,他救到了扉间。

“…太好了……你没事就好。”
宇智波斑紧张的上下打量千手扉间,在确认对方只有一些小擦伤后才放松了神情,晕了过去。

可能是被碎石砸到了,从宇智波斑的额头上流下一道长长的血迹。
千手扉间想狠狠骂宇智波斑一顿,但他说不出口。最终也只是讷讷道:
“…为…什么……?”

我喜欢的是千手柱间啊,自己的亲哥哥。
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为什么还要喜欢我?为什么不放弃?为什么要……救我?

我不值得啊。
宇智波斑你是笨蛋吗?


xxx



只是和扉间一起随意散步,却不想遇上了千手柱间。

这个人是自己的好友;是他喜欢的人的大哥;也是他喜欢的人曾经爱恋的对象。
即使千手扉间明明白白说他现在喜欢的人是自己,在面对千手柱间时,宇智波斑仍然内心复杂。

千手柱间身旁还站着一个女子,她勾着他的臂弯,十分亲密的样子。
此时正巧有一阵风吹过,对方如火般的红色长发被风吹起,艳丽非常。

虽然没见过,但宇智波斑知道,那是千手柱间的未婚妻漩涡水户。

下意识皱眉,却发现手心被人挠了挠,有点痒。
他偏过头,与盛满笑意的红瞳对上。
明明没有说话,但宇智波斑明白对方想传达给他的讯息。

没事。
这是千手扉间想告诉他的。


“大嫂真漂亮,你这么好,配大哥真是浪费了。”千手扉间一本正经道。
面对千手扉间的夸赞,漩涡水户不禁红了脸,对着未来的小叔子含蓄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啊!扉间你怎么能这么说!”千手柱间对于弟弟毫不留情的拆台发起抗议。

“我这说的可是实话。”淡定回话后,千手扉间看向一边的漩涡水户,语气真诚,“大嫂,如果大哥他犯傻惹你不高兴了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听到这句话,绯发女子终于忍俊不禁,她捂嘴笑道:“好呀,看来以后我们会经常联系了。”
“希望斑君别介意。”
这么说着,漩涡水户冲宇智波斑眨了眨眼。

真是个可爱的人,扉间说的对,配柱间那家伙的确是可惜了。
想到这里,宇智波斑笑着回话:“当然不介意。”

“那不打扰大嫂和大哥的约会,我和斑就先走了。”
又聊了几句,千手扉间朝两人笑笑,与宇智波斑交握着双手,转身离开。





「第三世   完」

1.他们有幸相识。
2.跨越人生路上重重的障碍,终于走到一起。
3.互相扶持,一路向前。
4.所以泉奈其实是神助攻,是月老。
5.母胎单身至今,跪求泉奈大佬帮忙牵红线!(土下座. jpg
6.四、五画风突变,可无视
7.第三世也挺好的,要不把第四世腰斩了🤔?